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金融
>
金融资讯
>
网络安全

谷歌被迫“挥刀”华为:迸裂的安卓生态

界面
摘要:
身处风暴中心的华为正在面对一个又一个坏消息。5月20日,谷歌发布的一项声明称,将暂停与华为手机的业务往来,仅允许华为使用公开、开源版本的安卓系统。尽管安卓官方随后强调正在使用的华为设备不受影响,但这意味 ...

身处风暴中心的华为正在面对一个又一个坏消息。

5月20日,谷歌发布的一项声明称,将暂停与华为手机的业务往来,仅允许华为使用公开、开源版本的安卓系统。尽管安卓官方随后强调正在使用的华为设备不受影响,但这意味着,未来华为手机可能将失去包括安全更新在内的安卓系统更新的资格。

这也是这家全球最大的开源系统公司首次针对手机厂商按下“暂停键”。在此之前,许多公司都曾预想过谷歌将限制开源系统,只是没想到,是在这种时候以这种方式。

对此,华为方面表示,安卓作为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一直是开源的;华为作为重要的参与者,为安卓的发展和壮大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华为有能力继续发展和使用安卓生态。华为和荣耀品牌的产品,包括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等产品和服务在中国市场不受影响。坊间有传闻称,华为正考虑使用自身研发的手机系统,但华为官方未予证实。

迫于美国政府压力,谷歌突然关闭合作通道带来的紧张情绪,也在各大手机公司中蔓延开来。

国内一家大型手机厂商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对谷歌的策略颇为担忧,今后是否自研系统还没有明确的说法。

另外一家中小型手机厂商负责人则表示,即便担心受到波及,但小厂商自研系统的可能性并不大。

虽然许多公司都并未做好替代安卓系统的准备,但谷歌“断交”华为,显然让前者建立的庞大安卓帝国出现了裂痕。

免费的诱惑

谷歌最初是在2007年11月发布安卓系统平台的。该平台由操作系统、中间件、用户界面和应用软件组成,号称是首个为移动终端打造的真正开放和完整的移动软件,代表着移动互联网的“新势力”。

彼时诺基亚凭借2G时代的积累拥有明显的用户量优势,旗下塞班系统占据着多数市场份额;苹果的iOS获得市场认可,指明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方向;微软则试图结合Windows桌面操作系统优势,扩大市场份额;而Palm公司的WebOS和RIM的黑莓操作系统,在细分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安卓系统推出的节点,正是互联网向移动时代转型的关键时刻。由于上述主流操作系统不对外授权,“免费开放”成为安卓系统最大的杀手锏——谷歌在2007年成立“开放手机联盟”,吸引诸多厂商加盟。

“开放手机联盟”早期成员有HTC、摩托罗拉、三星等手机制造商,Sprint和T-Mobile这种运营商,还有高通和德仪等芯片制造商。这些科技公司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向“旧势力”诺基亚、黑莓、Palm等发起挑战。

新的市场形势几乎难以逆转。IDC数据显示,从推出到占有超过80%的市场份额,安卓花费了6年时间。除苹果iOS以外,其他操作系统都被绞杀殆尽。

如今11年过去,安卓已经成为全球最流行的移动操作系统。根据全球网站通讯流量监测机构Statcounter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在移动端操作系统中,谷歌安卓系统占74.85%,苹果iOS占22.94%,其余平台占比都不超过1%。

安卓系统之所以能从塞班、Windows Phone、黑莓等一众手机操作系统中脱颖而出,除了市场迫切需要一个能抗衡苹果iOS的手机系统外,关键原因在于谷歌对安卓采取的商业模式——开源免费。

但这种授权方式包含前提条件:每一家使用安卓的设备厂商,都要通过谷歌的GMS强制认证。这个认证对预装谷歌的应用、应用放在哪个位置等等都有严格的规定。谷歌通过在各家设备上预装自家的搜索、浏览器、地图等移动应用,赚取丰厚的回报,营收渠道包括从广告、Google Play应用市场下载分成等。

《华尔街日报》最早揭示了谷歌与手机制造商之间存在的秘密协议:如果消费者想最先访问一些服务时,这些手机制造商会优先推送谷歌的服务。天下并没有“免费的午餐”。

谷歌的野心

开源的操作系统让谷歌一路高歌猛进,但也因过于碎片化的体验饱受诟病。谷歌自己也认为,安卓系统的碎片化导致其整体体验落后于苹果iOS,也难以从手机用户中实现商业变现。

苹果也一直拿这一点来揶揄谷歌。一般苹果最新的iOS系统发布之后,一个月时间就能有超过50%的设备更新到最新的系统;而最新的安卓系统发布之后,升级新系统的设备比例择少得可怜。比如去年最新的Android Pie系统发布三个月后,市场占有率还不到0.1%。

根据2018年10月的谷歌安卓版本分发数据显示,目前被使用最多的安卓系统版本是2016年的Android Nougat,占有率为为28.2%;2017年发布的Android Oreo排名第二,占比21.5%;2015年发布的Android Marshmallow排名第三,占比21.3%。

如何让更多的人统一用上最新的安卓系统,是谷歌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另外,谷歌开始频繁出手去限制“修改版安卓”。为了能够在设备上预先安装谷歌的专有应用程序,手机制造商必须承诺不开发或销售基于安卓系统再次开发的系统设备。例如,欧盟便发现谷歌阻止了许多厂商销售亚马逊的修改版安卓设备。

而在中国市场,谷歌也一直在努力希望解决安卓的“分化”问题,比如积极谋求官方应用商店Google Play进入中国市场。一直以来,中国手机企业在国内发布手机都预装自家的浏览器和应用市场,可以赚取广告展现、应用下载分成,这对谷歌掌控安卓生态是非常不利的。

所以,安卓过去几年花了大量的精力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加强对生态系统的掌控力,而不是任由安卓不断分裂成一个个小王国。

据咨询公司Gartner公布统计数据显示,2018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排在前五的手机品牌依次为三星、华为、苹果、OPPO、小米。除了老对手苹果以及韩国的三星,都是中国品牌。要实现统一安卓生态的目标,团结中国的手机制造商,本是最好的出路。

但是,此次迫于美国政府压力“断供”华为,却给逐渐走向统一的安卓生态又制造了裂痕。这样的趋势也是谷歌不愿意看到的。

人人自危

目前国内有实力的手机厂商,包括华为、OV、小米等,采用的系统都是基于原生安卓系统重新开发的。一旦谷歌对此采取任何限制,都将使手机厂商非常被动。

此前,谷歌为应对欧盟反垄断罚款时,曾表示正改变对欧盟厂商的授权模式。其中,谷歌宣布欧洲销售的安卓手机将必须付费才能预装Gmail及YouTube等应用。此举将改变欧洲安卓手机的成本结构,连带波及亚洲、美国等地的手机制造商。

谷歌这一新的授权业务模式,以及同期流传的“谷歌向中国大陆手机厂收费的”假新闻,一度引发行业热议。

奇虎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曾通过个人微博转发了相关新闻并表达看法。他表示:“没有永远免费的午餐。厂商应该做好提前准备,不要把成本加给用户。”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过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称,华为从2012年开始规划自有操作系统,作为迫不得已情况下的备份,“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操作系统,一旦发生了不能够再使用这些(来自谷歌和微软的)操作系统的情况,我们就会做好启动B计划的准备。”

曾经,有实力的厂商都曾推出过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比如三星的自有系统Tizen,微软的Windows Phone,以及塞班、黑莓等等。最终,因为安卓开放的生态以及对谷歌的信任,如今除苹果外几乎所有的手机制造商都在全力支持安卓。

任正非在5月21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谷歌禁令对华为影响比较大,但谷歌也在跟华为一起想救济措施。显然,无论是谷歌还是华为,都不愿意看到安卓生态因为美国政府的禁令而走向分裂。

相关阅读

钱荒不会重演,流动性宽松无虞!

除了中美贸易摩擦的爆发之外,对于金融体系流动性的担忧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区块链游戏的正名之路:从庞氏骗局,到道具确权

只“宠物猫”卖出80万,山寨团队月入数百万……2017年年末起,区块链游戏一度火爆。许多区块链从业者曾对区块链游戏寄予厚望,认为它是普及区块链技术的最佳手段之一。然而,受限于技术、资本、用户偏好等原因,第一 ...
2019 iWorld数字世界博览会-区块链论坛
每日金融产品线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