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金融
>
金融资讯
>
人工智能

向李彦宏泼水,男子身份曝光!百度深夜回应“自导自演”

21Tech
摘要:
金叫兽:李彦宏遭遇“泼水门”,其实最终只是一场无理取闹与公众狂欢,顺便让一些人对李彦宏其人印象改观。

金叫兽:李彦宏遭遇“泼水门”,其实最终只是一场无理取闹与公众狂欢,顺便让一些人对李彦宏其人印象改观。正如一些看客所言: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在公众场合下向另一个人浇下一瓶矿泉水。它是才是一种真正的、赤裸裸的“作恶”。


哪怕,李彦宏曾如是坦陈,“我是创始人、CEO,百度任何的好和不好,肯定归功和归罪都应该是我。”说这话时的他,依然是那个收敛情绪的人。


来源:21Tech 作者:王二柯、

中国经济网、红星新闻


01

警方通报:泼水男子被行政拘留5日


7月4日上午,@平安朝阳通报了李彦宏被泼水事件,泼水男子被行政拘留5日。


2019年7月3日11时许,朝阳分局奥园派出所接到百度公司工作人员报警称,一男子扰乱其公司活动现场秩序。警方接到报警后,依法开展调查,目前已对嫌疑人程某某寻衅滋事的行为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02

百度深夜谴责


事故发生后,在网上掀起巨大争议,一方认为面对突发事故李彦宏现场反应沉稳机智,另一方则质疑该事故是百度方面为了制造噱头人为安排。


3日晚上,@百度 第二次在微博发表声明称,对发生在AI开发者大会现场的事件,我们感到愤怒,并强烈谴责肇事者的行为!声明强调,肇事者已被公安机关依法带走并调查。



以下为声明原文:



此前泼水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百度曾简单回应:




03

泼水者身份曝光


据媒体报道,泼水男子名为程某旗,是山西运城人。


程某旗前妻说,他们曾开过一家网店。网店关闭后,程某旗平日在家。离婚前,程某旗一直没上班,离婚后是否有工作,她便不知道了。


她与程某旗育有孩子。离婚后,对方独自一人离家,未支付过孩子抚养费。


@直男上树此前在微博发过一张前往北京的车票,车票上的名字也是程某旗。


@直男上树 此前微博截图



04

李彦宏遭遇“泼水门”


“当时我是懵逼的。”谈及今天上午的泼水事件,有参会嘉宾向21tech表示,“根本反应不过来去拍照录像,一时不知道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除了那位网名为“直男上树”的疑似肇事者,应该没有任何人能够预料到,这个国内科技巨头全年最重要的活动之一,现场会发生这样尴尬的一幕。上台10分钟左右,正解读百度自动泊车最后一公里时,李彦宏被一瓶矿泉水照头浇了一两秒。他身上的白衬衣瞬间湿透了。


对于向来以帅气面容现身公众的李彦宏而言,这样的事件无疑是一场灾难。


但即便是面对今日的突发状况,李彦宏在沉默拂去脸上的水流后,最终只是略带怒气地脱口而出一句“What’s your problem?”——甚至都不是人们惯常熟知的以F打头的短语。“他真的是太有涵养了。”有人这样评论道。


更令现场钦佩的,是这位突发事件的主人公,在沉默十数秒后,吐出了第二句话:“AI发展的前路上会有很多困难,但不会影响百度的决心。”话音落地,不知场下的谁大声喊出“加油!”,之后,李彦宏开始继续演讲了约35分钟。


这样冷静的反应,甚至一度让外界猜测是否为百度的策划。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好几个同事都看哭了。”一位在场的百度内部员工向21tech感念道,“现场被泼了一整瓶,还没法发火没法下来。老板太惨了。”


不仅是百度内部的人,多位与会者也心有戚戚焉。“有一个场景是,李彦宏用略带变调的声音与小度互动,叫了小度好几次却没有反应。那时我看到他头发衬衣全湿,脸上也带着水渍的样子,看到他狼狈又无奈的神色,心里真的很难受。”一位参会者回忆道,“自此之后,真的要对他路转粉了。”


05

“换成周鸿祎,估计当场就打起来”


周鸿祎曾在自传《颠覆者》中,记录了第一次见到李彦宏时的印象。


“我发现Robin和我的性格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我像机关枪一样,把想说的话一股脑儿地都说了,”周鸿祎称,“但是对面坐着的Robin很沉静,一直在听,也不表态。”



那是2002年的时候。


当年,周鸿祎攥着插件安装软件、后来被称为“流氓软件”的3721,收获1.4亿元的销售额,通过在春晚打广告,周鸿祎把“不管3721,中文上网更容易”的广告词送到了千家万户;李彦宏的百度则刚开始转型,从卖搜索技术和解决方案,转向自营搜索引擎,依靠竞价排名广告获利。


周鸿祎找到李彦宏,希望进行合作,在百度搜索框前放一条3721的链接。不过,李彦宏在沉静地听完周鸿祎“机关枪”式发言后,最终缓缓以一句“3721本质上做的也是搜索,以后肯定会有竞争”,令这场合作无疾而终。


沉静、内敛、深藏情绪,构成了此次对话中李彦宏的特点,而它也一直是李彦宏身上的标签。


这也就难怪,在7月3日的2019百度AI开发者大会甫一开场,当着数万名来宾,被走上台前的不明人士泼了整整一瓶矿泉水后,李彦宏最终只是飙了一句“What’s your problem?”的英文。


“要是换成周鸿祎,估计当场就打起来了。”一位在场人士向21tech感叹道。


06

“Robin一生只跟人吵过一次架”


一次突发事件,让李彦宏最真实的一面强烈地折射在公众面前。


“为什么不发火?”许多人在得知此事后,都不可置信李彦宏的当场反应。但在一位熟悉互联网历史的人士看来,李彦宏不发火很正常。“Robin一生只跟人吵过一次架,17年前。”


即便是那一次吵架,也并非人事纠葛,而是完全因为业务。据《沸腾十五年》记载,2001年8月,病倒在深圳的李彦宏通过电话,与分散于新加坡、美国、北京的董事吵架,焦点是百度是否要转型搜索引擎。“吵了三个小时,李彦宏怒了:‘我他妈的不做了,大家也别做了,把公司关闭了拉倒!’”


说完这句话,李彦宏还把手机摔到了桌上。


这是李彦宏流传在外的情绪表达最激烈的一次。除了这次,在公众及旁人的口碑中,李彦宏一直温和而情绪内敛,“他是一个不易被外界刺激的人。”


不过,内敛的同时,李彦宏也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否则就不会有他在2001年的那次争执,也不会有2002年他与周鸿祎对谈的结果。甚至,从这次“泼水门”中也可窥一斑:李彦宏顶着巨大的压力,坚持撑完全场——他不愿让偶然事件影响大会正常的流程。


也正是这样的性格,令李彦宏能够突破外在的迷雾,操持着百度这艘大船稳步前进。2001年9月,在李彦宏的坚持下,百度决裂门户网站,不再向后者输出搜索技术,转而正式独立对外提供搜索服务。短短三年后的2004年,百度搜索引擎市场份额达到33.1%,高出第二名雅虎中国约3%,超出第三名谷歌份额10.7%。


自此之后,百度市场份额一路走高,再也没有走下国内搜索引擎老大的宝座。


2005年8月,百度纳斯达克上市,开始经历PC互联网的黄金时间。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搜索引擎百度一家独大。2011年3月,百度市值达到460.7亿美元,首次超过腾讯,摘下中国互联网市值之冠。


“我后来经常教育年轻人,创业者不要过早地想着去挣钱,而是要定准一个行业,扎扎实实地投入进去。这也是为什么李彦宏最后能成功,他是一个很坚韧的人,看准了一个事,能够坚持下来。”周鸿祎在自传中评论道。

 

07

李彦宏“嗅觉”失灵?


曾经百度一路向前,与李彦宏最初的敏感嗅觉密切相关。然而到了2010年之后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李彦宏的“嗅觉”失灵了。


几乎垄断PC时代流量入口的百度,长期以来处于躺着赚钱的状态。当时的李彦宏怎么也想不明白,移动互联网怎么可能成为一个机会,“因为我觉得网速很慢啊、手机屏幕很小啊、上网很贵啊,我都是想这些不好的东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彦宏曾表示。


然而当时针转向2014年,李彦宏在首届乌镇峰会上,当着马云、刘强东、张朝阳、雷军等一众大佬及台下观众,坦言自己每天12点多睡觉,早上5点多就会醒来,“我很着急。”


在李彦宏看来,这是一个魔幻般的时代,“机会太多了,我不可能全都做,我一定得决定把哪些机会放弃,聚焦一些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东西。”


然而,在那前后数年内,李彦宏始终没有找到“自己喜欢和擅长的东西”。


2013年7月,彼时移动端APP分发平台和O2O市场已被瓜分殆尽,百度匆忙以19亿美元收购91手机助手。一年之后,手机厂商与百度手机助手续约预装合作的态度却并不积极。直至2016年百度出售其iOS业务,2017年裁撤91无线办公所在地,91无线最终在百度的历程画上了句号。


2015年,李彦宏又高调宣布,将向糯米砸下200亿美元,赌注O2O市场。剩下来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在烧钱两年后,陆奇主政下的百度,将外卖业务打包出售给饿了么,百度糯米也仅沦为搜索公司旗下产品。至此,百度O2O大旗也倒了下来。



2016年,百度开始发力AI,并在2017年引入微软公司中华人最高职衔的陆奇。陆奇上任后,为百度确立“主航道”与“护城河”的战略思路。主航道包括Feed流和人工智能两大业务,代表百度的未来,护城河则指能够让主航道业务航行更稳健的业务。


然而,2018年5月,陆奇出走,百度又开始重回百度。据腾讯科技报道,百度彼时的投入重心已开始偏移,“主航道”正在瘦身——对DuerOS和智能驾驶更要求实用化和商业化。


与此同时,百度开始重磅押注信息流——它是百度维持账面好看的唯一稻草。


08

百度如何一步步失去口碑?


回到这次的突发事件,它仅仅只是一次行为艺术吗?即便答案是肯定的,其中也有疑惑:为何对象是李彦宏?


不排除肇事者可能存在的阴暗心理。李彦宏已经51岁了,然而台前依然帅气年轻,成为众多女生心目中的不老男神。用一瓶矿泉水对之祛魅,就仿佛一场小人得志——确实,“直男上树”出名了,这个名字本身短暂上了热搜。


然而,这个行为,也或许是一种情绪的发泄。经历了“血友病吧出售”、“魏则西事件”后的百度,如今已经被贴上了固定的标签。——重建品牌与公众认知,依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百度是如何一步一步失去口碑的?


事实上,正是在摇摆不定的这段时间内,百度埋下了“作恶”的病根。“百度的信息之海已经从根本上枯竭了,如今的百度没有能力去抓取到优质的信息。”有评论人士如此分析道。


具体而言,用户如今在搜索服务时,已经有了自己固定的应用:需要买东西,打开天猫、淘宝或京东;需要美食,点开大众点评、美团或饿了么;想旅游了,点开携程、蚂蜂窝;想看新闻,今日头条、微信会提供……用户不会再第一时间打开那个搜索引擎,再一点一点地通过关键词来寻找答案。


这样一块一块的内容脱离出百度的话语体系,意味着一个一个领域的广告金主在出逃,而它对于百度而言,就如一场旷日持久的凌迟。2016年百度收获116.31亿元的净利润,仅为头一年的三分之一。2019年第一季度,百度迎来上市后的首次亏损,净亏3.27亿元。


这也难怪用户有一天突然发现:百度上搜不到有用的东西了。它是一种恶性循环,如今公众对百度的搜索需求,大部分恰好是近年来多次遭遇诟病的领域:医疗、教育、金融……在这些领域,它们暂时还未涌现杀手级的应用。而唯有这些领域,百度的金主才会砸钱,叠加上百度的盈利危机,才有了满目的广告泛滥、过度的商业化开发,与用户的怨言。


怨气应该向谁发泄、或者说那瓶水究竟应该泼向谁?其实没有正确的答案。事实上,单纯责怪百度没有价值观云云,毫无意义,它早已自身难保——就如一个垂死挣扎的人,会抓住手中的任何一根稻草,谁也不会例外。


因此,今天这场向李彦宏的发难,其实最终只是一场无理取闹与公众狂欢,顺便让一些人对李彦宏其人印象改观。正如一些看客所言: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在公众场合下向另一个人浇下一瓶矿泉水。它是才是一种真正的、赤裸裸的“作恶”。


哪怕,李彦宏曾如是坦陈,“我是创始人、CEO,百度任何的好和不好,肯定归功和归罪都应该是我。”说这话时的他,依然是那个收敛情绪的人。

相关阅读

BAT的金融科技市场争夺战事

“虚拟银行不宜采取掠夺式策略。应在获得市场份额和以资产和股权赚取合理回报之间达到适当的平衡。”
每日金融产品线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