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金融
>
金融资讯
>
财经资讯

380亿“奇石”的魔幻游戏:63家金融机构上当 无人收拾残局

互联网
摘要:
“假央企”中青旅实业联合中瑞国际评估公司,玩弄资本魔术,将4002块石头的价值,从20余亿捧到380亿元。

曹雪芹二百多年前奋笔疾书《红楼梦》时,借助女娲炼石补天的顽石之口吻,写了一场金陵城里最为富贵风流的“石头记”;二百多年后,又一场新的《石头记》发生在217公里外的苏州城,资本富贵、游戏人间过后,当事人跑路香港,留下一堆“奇石”和334亿元债务。

这些“奇石”,形成于安徽灵璧县数亿年前地壳运动,也因此被称为“灵璧石”。令人难以想象的是,一共4002块石头,叠加苏州园林的文化,被赋予“天价”,估值曾达380亿。

石头自从见天日后,便开启了价值的奇幻之旅。

上千万,数十亿,380亿……石头的玩家越来越疯狂,“有价无市”的奇石市场,不断畸高的价值走向背后,网易清流工作室发现,其中最大玩家为冒牌央企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青旅实业”),后者利用“缺乏效力“的评估报告抬高价值背后,向银行等金融机构骗贷。

如今,号称“千亿资产”的中青旅实业雪球崩塌, 触发了60多家金融机构的300多亿的债务漏洞无人填补。

灵璧石的奇幻之旅

4000多块石头最初都来苏州商人陈金根。

陈金根最初为苏州吴江生产玻璃钢商人,因为喜好收藏奇石、古建筑等文物,1993年在苏州城东南吴江区圈了100余亩地,盖了座私家园林,社会学家费孝通给其起名为“静思园”,随后还以“文化旅游”的概念,在园林边配套建设了一座酒店。

奇石叠加苏州园林文化旅游概念,价值不断高涨。其中最贵、最重的一块灵璧石是2001年从灵璧县运来的,名叫“庆云峰”。

“庆云峰”被称为静思园的“镇园之宝”,高9米,重136吨。据称石上有1600余孔,孔孔相连;“若峰底举燧,百窍生烟;顶端注水,千泉泄玉”。

清流|380亿“奇石”的魔幻游戏:63家金融机构上当 无人收拾残局镇园之宝——庆云峰,估值4.2亿元

该石还被赋予历史传奇般的考证故事。据灵璧石界人士称,宋清两代皇帝都曾打过这块石头的注意,其中乾隆皇帝曾想用它为母亲祝寿,限于条件无法搬运。

200多年后,为将奇石从灵璧县渔沟镇运至400公里外的苏州静思园园林处,陈金根费尽周折。

渔沟镇一位曾参与运输的人清晰地记得,1998年他们发现庆云峰这块石头时,从事文物收藏的静思园园主陈金根正好全国各地寻石,来到灵璧。

当即,陈金根决定买下这块石头,并组织地方石农将这3层楼高的巨石挖掘出来。由于山上沿途道路不便,陈金根的挖工队不仅修路搭桥,还从俄罗斯引进了前苏联的一辆导弹发射专用车专门运输巨石,在途径收费站无法通过时,甚至拆毁两个收费站。从挖掘到最终运输到目的地,前后历时2年又7个月的时间。

石头很抢手。“陈金根运输到苏州时,当地市委想出资千万购买,将其立于市委大楼处,陈金根未同意。”一位知情人士回忆道。

多位灵璧石协会的人员乐观估摸,这块石头从灵璧县发现、开采、挖掘、运输成本耗资数百万肯定是要有的。

不过,一旦裹挟着皇亲贵族历史文化渊源,石头的名气和价格,在收藏界水涨船高。2018年12月收藏类自媒体文章里介绍称,庆云峰的市值在上亿元。

不过“上亿元”的石头,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真实交易。一位灵璧石的玩家称,截止目前,其了解到的最高成交价格是接近千万。

多位灵璧石玩家回应称,大部分灵璧石“有价无市”,标那么高,得有人买才行。否则,价格标的再高,也始终是在自己手里炒作。

2011-2014年是灵璧石行情最好的时候,陈金根在此期间大肆宣传其静思园以及庆云峰这块宝石的来历。陈金根利用这些石头和园林土地,向银行大量借款。

根据多位接近人士称,陈金根后期无法偿还银行债务,无奈之下,将园林连带石头一起“贱卖”给一家企业——中青旅实业登场。

资本的魔术戏法

被卖给中青旅实业后的石头,开始了资本的魔术升级。中青旅实业不仅变戏法似的重复计算了文物资产,还花钱雇佣一家评级机构出具一份“天价”的评估报告。

委托人——中青旅实业,名头响亮。在早期公开报道中,中青旅实业被称为1993年团中央下属中国青旅集团投资,经国家工商局核准成立的大型国有企业;产业涉及金融、地产、TMT、贸易、海外投资、行业直投等领域。

因自称背靠团中央企业背景 ,2015年以来,在总经理赵宗辉的带领下,它一路在地方披荆斩棘,收购资产,从无失败。

也正是赵宗辉的麾下,仅仅历经3年半时间,中青旅实业的总资产规模从100亿,翻升到1000多亿。

而静思园里的石头,是其中最大的“魔术”。

中青旅实业从陈金根手上收购静思园园林以及相关资产后,中青旅实业一面将静思园园林里的石头、树种、字画、古建筑等以账外资产的形式注入静思园公司,重复计算收购资产价值;同时委托中瑞国际资产评估(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中瑞国际”),为该资产价值“拉高估值”。

网易清流工作室获得的一份收购文件显示,2016年6月29日,中青旅实业与陈金根签订框架合作协议。中青旅实业花费2.5亿元收购陈金根的6家公司——苏州静思园园林工程有限公司、 吴江静思园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等。6家公司后装入苏州静思园有限公司。

收购文件称,标的公司的债务由新股东——中青旅实业承担。据了解,这笔债务高达19.7亿元。也就是说中青旅实业为盘下这块园林以及石头至少付出了22亿元的代价。

旋即,当年11月,中瑞国际出具的苏州静思园资产评估报告,将石头等账外资产评估为388.9亿元。

其中,4002块石头,估值379.7亿元;

太湖石,估值3.0亿元;

树种,估值1.2亿元;

古建筑,估值2.0亿元;

家具,估值1.2亿元;

字画,估值0.3亿元;

土地,估值0.6亿元。

这份报告签署时间为2016年11月,也就是说短短几个月,静思园的石头价值翻升了十余倍。

上述4002块石头中,估值在上亿的多达数十个,多个估值上亿的石头就裸露在无人看管的空旷之地。静思园大门的西侧放有一块估值1.2亿的灵璧石,在停车场的一侧还放有一个估值2.8亿元的石头。

不过中青旅实业玩弄的魔术充满纰漏。这份盖有中瑞国际公章以及两位注册资产评估师印章的文件,在多位灵璧石协会成员看来,是弄虚作假。

当听闻这些石头,被中青旅实业包装成380亿的资产时,多位灵璧石专业人士忍不住脱口而出:“这不胡侃吗?”、“骗子”。

他们认为,灵璧石评估鉴定必须有专业懂灵璧石的人士给予评估定价才有效力。

不过网易清流工作室从另一家曾经创办过灵璧石鉴定中心的负责人处了解,目前国家并没有专门规定,要求灵璧石专业评估必须有专门的资质。但是,灵璧石行业门槛较高,需要更具专业背景知识的人鉴定才更有权威性。

一位经常被法院聘请的评估灵璧石专业研究者称,灵璧石等石头评估,需要综合考虑多种因素,譬如这块石头的产地、 形状、重量,当时的价格,现在的价格等,还需要至少3位专业人士以上的共同认定。评估报告中更是要明确列出评估价值的过程以及鉴定人的签字。

而中瑞国际提供给中青旅实业债权人的这份评估报告,明显单薄许多。报告既未体现任何灵璧石专业人士的名字,也缺乏灵璧石专业估值依据。

上述灵璧石专业研究者称,灵璧石评估费用一般是价值的0.3%左右。也就是说,按照常规,这份灵璧石价值评估费用要在1个亿左右。

而实际上,网易清流工作室从一位接近人士处了解,当时这笔石头评估费用不过几十万。

假央企骗贷

利用无效评估报告,虚增石头资产只是中青旅实业包装成千亿资产的一环,中青旅实业的最大谎话还在于顶着“央企光环”四处诈骗。

收购静思园后,中青旅实业总资产规模同比翻了一番还要多。2015年的中青旅实业的总资产不过429亿元,到2016年,总资产上升到900亿元,其中八成增加部分正是来自中瑞国际的评估价值。

2017年末,中青旅实业(合并报表)短期借款从年初的42亿元,增加到94亿元;长期借款从年初的30亿元,增加到47亿元。整体负债规模555亿元,同比增加了186亿元。

通过放大资产,中青旅实业的账面资产负债率不过才60%,还不足以引起金融机构的担忧。暗地里,中青旅实业的真实危机已经一触即发。

如果剖除掉虚增的石头资产,中青旅实业的总体资产负债率已经超过100%,中青旅实业已资不抵债。

“资产负债率是银行放贷评估的重要标准,虽然各行每家风险偏好和承受能力不同,但一般80%是默认的绝对上限了”,一家地方农商行告诉网易清流工作室。

多位债权人不明就里,认为中青旅实业背靠“央企”,信用问题无需过虑。在2017年下半年甚至2018年上半年,继续向中青旅实业发放信用贷款。

直到2018年5月,现金流紧绷的中青旅实业子公司北京黄金5亿贷款发生实质违约,中青旅实业的诸多问题才开始陆续暴露。

债权人发现,中青旅实业的总经理赵宗辉在2017年底就已逃到香港,原来持股20%的股东——央企中青旅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伞翔宇,2018年5月已经退出中青旅实业董事长职位。而新担任中青旅集团的控股股东的光大集团以及中青旅集团都对外宣布,与中青旅实业没有实际控制关系。

“中青旅实业”突然成了“冒牌央企”。

中青旅实业1993年由团中央企业创办以来,实际上早在1999年已经申请改制。但是中青旅实业长期对外,并未脱离“央企”的帽子,董事长伞翔宇正是中青旅集团的党委副书记。

中青旅实业自身引进的社会资本股权结构频繁发生变化,股东结构层层穿透背后,更是如迷魂阵一般混乱,难辩权属。截止目前,中青旅实业的股东结构是润元华宸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持股75%,田卫红持股5%,中青旅集团持股20%。

2019年12月中央企业会议上,国资委明确提出“清理未出资、不控制却冠以中央企业名号的‘冒牌央企’,清理多年处于清算状态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的企业”。中青旅实业成了 “假冒央企”的典型案例。

300余亿债权追索无果

中青旅实业暴雷后,债权机构才恍然发现,中青旅实业自身资产水分巨大。

2020年8月26日,债权人在中青旅实业办公室地点(此时已人去楼空)——北京世奥国际中心召开了今年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网易清流工作室从债权人会议中了解到,中青旅实业及其子公司已严重资不抵债,拖欠债权人300余亿资金无法偿还。目前,中青旅管理不仅经营管理瘫痪,实际管理人失联,股东回避责任,相关重整方案迟迟未有进展;他们向法院递交的破产申请,一直未予受理。

最为让债权人心灰意冷的是,原本寄予厚望的外援——推动债务重组的中金资本,中途撤出。中金资本于2018年下半年参与推动中青旅实业的债务重组,期间一度还传闻已经找到新的重组方,但是中金资本去年年底突然宣布退出,中青旅实业债务问题再次陷入僵局。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中青旅旗下各地资产相继被地方法院查处的查处、拍卖的拍卖,推动集团的债务重组方案可能已经越来越渺茫。在债务人资产复杂,法院不受理破产的情况下,中青旅实业派驻的代表在债权人会议上推荐的方案是,债权人和债务人双方授权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担任管理人,发起一个预重整方案,由管理人调研中青旅在全国给各地资产情况,最终再向法院推进破产重整。

一位北京债权人在会场上提出质疑,“中青旅实业会配合该律所调研资产吗?预重整方案即使通过后,能否把地方底层资产提上来?聘请新的管理人,推动重整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他们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中青旅实业的子公司苏州静思园资产已经被静思园相关债权人查封。苏州静思园在2019年12月已经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

更多债权人起诉中青旅实业后,发现旗下毫无资产可封。在听闻静思园有一堆石头后,多名债权人曾试图抓住最后的“稻草”,哪怕杯水车薪,最起码也是有资产抵偿。

中青旅实业暴雷后,一家地方银行董事长前往香港找到赵宗辉,碍于情面,赵宗辉称“要不然给你静思园两个仓库的石头做抵押吧”。

他们无奈,在中青旅实业无法偿还的债权下,追加了2个仓库的石头做了抵押。

而江苏一家基金机构反应慢了一点,前去苏州静思园园林想要查封石头时,发现所有的石头都已被抵押,已经无任何资产可查封了。

即便查封石头资产,债权人浙江物产融资租赁公司查封的苏州静思园名下石头等1.3亿元资产,在司法网络上公开拍卖,但最终无人问津而流拍。法院最终裁定1.3亿元的石头、名贵树木等,抵偿给浙江物产租赁有限公司。目前,这些石头依然放置在静思园园林里,等待静思园重整方。

每日金融产品线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