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金融
>
金融资讯
>
财经资讯

华夏幸福债务重组方案出炉 10月8日复牌

互联网
摘要:
华夏幸福需要在保证公司正常运转的基础之上不断降低杠杆,满足房地产融资新规的要求;积极调整营销战略和全年供货节奏,提高销售业绩,保证债券的到期偿付 ...
9月30日,华夏幸福发布了债务重组方案以及股票复牌的公告。该公司称,在地方政府的指导和支持下,初步拟定了债务重组计划。

根据债务重组计划,华夏幸福2192亿元金融债务将通过以下方式妥善安排清偿,包括卖出资产回笼资金约750亿元;出售资产带走金融债务约500亿元;优先类金融债务展期或清偿约352亿元;现金兑付约570亿元金融债务;以持有型物业等约220亿元资产设立的信托受益权份额抵偿;剩余约550亿元金融债务由公司承接,展期、降息,通过后续经营发展逐步清偿。

与此同时,华夏幸福将于2021年10月8日开市起复牌。

不过,华夏幸福方面亦表示,债务重组计划目前尚未经公司董事会审议,具体内容后续尚需与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进一步沟通,并可能根据沟通情况进行调整,在取得相关决策机构的同意后方能最终确定,债务重组计划涉及相关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

债务重组方案“姗姗来迟”

公告显示,对于变现能力强的资产,华夏幸福将积极寻找资金实力强、协同效应好的潜在投资者予以出售,回笼资金主要用于偿付金融债务。

据悉,华夏幸福卖出资产预计能够回笼资金约750亿元。其中,回笼资金中拟安排约570 亿元用于现金偿付金融债务;剩余部分用于落实住宅开发和交付责任,及恢复产业新城及其他业务板块的正常运营,以保障经营债务及承接金融债务的清偿。

此外,出售资产将带走金融债务约500亿元。

“出售项目公司的自身金融债务,随项目公司股权出售一并带走并转出公司, 展期、降息,由项目公司依据债务重组协议约定还本付息。出售项目公司通过债务置换方式,有条件承接相应的由公司统借统还的金融债务,置换后的债务展期、 降息,具体置换方式由公司、可出售项目公司的收购方、相关金融债权人具体协商。”华夏幸福方面称。

华夏幸福还计划通过优先类金融债务展期或清偿约352亿元。其中应收账款质押和实物资产抵押的金融债务展期留债,维持原财产担保措施不变,展期期间利率下调;与房地产开发建设等业务相关的开发贷,由相关金融机构维持开发贷余额不变,利率下调,存量项目逐步销售偿还,新增项目逐步投放。

除此之外,该公司拟将约220亿元有稳定现金流的持有型物业等资产设立信托计划,并以信托受益权份额偿付相关金融债务。

”剩余约550亿元金融债务由公司承接,展期、降息,通过后续经营发展逐步清偿。展期届满后,根据企业后续经营情况,可协商直接清偿或继续展期。”华夏幸福方面表示。

该公司在公告中透露,对于此前由于企业经营困难,本债务重组计划项下的金融债务,已发生未支付的利息豁免或利随本清,如选择利随本清,则利率下调;已发生未支付的罚息、违约金、复利及其他违约责任予以豁免。

根据公告,截至2021年9月初,华夏幸福累计未能如期偿还债务本息合计878.99亿元。

在经过资产及业务重组后,华夏幸福将保留孔雀城住宅业务、部分产业新城业务、 物业管理业务及其他业务。

其中,孔雀城住宅业务板块,将多措并举缓解资金压力,通过成立专门的住宅开发和交付运作平台,由“政债企”三方共同监督,提振去化速度和销售价格,逐步恢复孔雀城板块融资功能。而产业新城业务布局过于集中的问题将明显改善,抵御区域政策和市场风险的能力显著提高。

“公司通过债务重组、持续运营,在地方财政、税收、土地政策的支持下,将逐步完善经营状况,恢复‘造血’能力,积极争取修复资信,及早恢复融资能力,保障公司经营债务和公司在现金清偿及信托受益权份额抵偿后承接的金融债务的稳定清偿。”华夏幸福方面表示。

复盘华夏幸福危机始末

受宏观经济环境、行业环境、信用环境叠加疫情影响,华夏幸福在2021年伊始流动性紧张加剧,并陷入到“股债双杀”的局面中。

1月份以来,该公司旗下多只债券下跌,不仅发行的境内债集体下挫,同时其存续美元债也出现异动。随后,华夏幸福被穆迪、惠誉、中诚信等评级机构下调信用评级,引发市场对该公司兑付风险的关注。

2月1日,华夏幸福首度公布了其债务逾期情况。2月2日,该公司董事长王文学在内部讲话中坦言,公司出现了债务偿付问题,新增融资又全面受阻,业务现金流根本无法覆盖偿付需求。可注入的资金,基本枯竭。

对于华夏幸福陷入流动性危机的原因,王文学表示,公司当下的困境有外部冲击的严重影响,但核心还是内部原因造成的。“第一是错误研判了环京的房地产形势,投资过于集中;第二,新拓区域尚在培育中,效果不及预期;第三,前期扩张激进,管理不够精细;第四,多轮疫情冲击使经营困境雪上加霜。”

此外,在资产质量方面,华夏幸福产业新城业务结算速度较慢,回款周期较长,其存货和应收账款中沉淀了大量土地整理和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资金周转效率有待提升。

2021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华夏幸福实现销售额139.6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6.69%;营业收入210.68亿元,同比下降43.63%;净亏损94.8亿元。

华夏幸福陷入流动性危机后,如何自救一直备受外界关注。

“去年危机发生后,公司除了多措并举、积极自救,同时也紧急向河北省委省政府、廊坊市委市政府求助,各级政府的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与公司保持全天候、全方位对接沟通,直接指导风险化解工作。”王文学在内部新年讲话中说。

2月初,华夏幸福债委会组建会议暨第一次会议召开,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及各监管机构河北省分支机构、河北省政府、廊坊市政府相关领导、王文学及230多家金融机构代表均出席。

“会议的主要目的是成立华夏幸福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确保金融机构债权人形成合力,以‘不逃废债’为基本前提,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公平公正、分类施策的原则,稳妥化解华夏幸福债务风险,依法维护债权人合法权益。”华夏幸福方面向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华夏幸福出售了部分资产。该公司陆续将嘉兴南湖项目卖给了融创中国;将南京上秦淮地块转手给了金茂和美的置业,并将位于武汉的新洲双柳地块出售给江西房企中奥地产;还将武汉裕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51%股权,作价2.0279亿元出售给宝业集团。

“短期华夏幸福需要借助银行信贷和战略投资者支持,来化解债务风险。长期来看,华夏幸福需要在保证公司正常运转的基础之上不断降低杠杆,满足房地产融资新规的要求;积极调整营销战略和全年供货节奏,提高销售业绩,保证债券的到期偿付。”国盛证券分析师杨业伟曾表示。
每日金融产品线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