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金融
>
金融资讯
>
财经资讯

元宇宙的严峻挑战并不是技术 而是权力的变迁

互联网
摘要:
技术不分好坏,人心才有善恶

10月的最后一周,比尔·盖茨在土耳其海岸一个度假村庆祝66岁生日,马斯克和扎克拍格两个人有事没能出席。马斯克在得克萨斯州,他的SpaceX公司正准备发射火箭,他一直想殖民火星并把自己埋葬在火星上。而扎克伯格和他的团队正在为全面进军“元宇宙”做最后准备,在盖茨结束聚会的第二天,他宣布了将“facebook”更名为"meta",计划将29亿国民带入一个虚拟的“元宇宙”。


“ 元宇宙”的哲思冥想

“元宇宙“的信徒描绘了“元宇宙”的进化历程;人们沿河流迁徙;聚居成城市;对能源进行开发,构建起工业;信息的传承迭代,树立起文明。文明抵达“奇点”之后,人类便进入了“元宇宙”。“奇点”割裂了两个时代,在那之前,人们还是活在三维的世界中,在那之后,人们从三维世界跨入四维时空,这个奇点的标准被定义为:人们花在数字化生活的时间比物质生活更多,数字生活变得比物质生活更具价值。

“元宇宙”尚无一个标准的定义,各种说法都有,狭义的“元宇宙”是指通过技术赋予生活极致的沉浸式体验,而广义的“元宇宙”则是指人类生活方式的数字化,所有的感知,体验,意识可以读取、保存、复制和转移,人们甚至可以把记忆从肉体里抽离出来,并植入另一个生物体,摆脱肉身器官衰老的生理束缚,获得某种意义的永生,就如同“阿凡达”里所描述的那样。

“元宇宙”的技术图谱

“元宇宙”对于技术需求也慢慢变得清晰,低延时的信息交互,逼真的沉浸体验,开放的协议标准,采用去中心化的系统架构以避免垄料和确保可持续发展,采用数字货币支撑整个经济体系。为了便于理解,笔者尝试对“元宇宙”的相关技术做个分类梳理,把“元宇宙”分为基础设施、操作平台、人机交互和内容应用四个层级。

在最底层,由高性能计算、极高速通讯和大容量存储构建起整个“元宇宙”的现实物理基础,这些基础设施同样也适用于互联网。在高性能计算方面,实验室里有生物计算和量子计算等技术;在高速通讯领域,5G已经商用,实验室里还有6G,量子纠缠还处在理论验证的阶段;存储方面似乎还没有出现跨时代的技术,分布式数据中心和去中心化存储没有明显的优劣,前者高效且更利于监管,但也容易形成垄断,后者体现了更加自由的思想。

底层之上,是操作平台。 我把类似互联网所使用的操作系统、运行环境、通讯协议、开放接口、安全机制,AI引擎,图形渲染等技术都集成在这个平台上。英伟达刚刚推出的Omniverse平台代表了这个领域探索的最新成就。它具备一个开发工具的雏形,支持开发者在Omniverse平台上创建应用,象一个虫洞,将人与计算机连接到Omniverse,并将一个Omniverse世界连接至另一个世界。

操作平台之上,是人机交互,之所以把这部份单独列出来,是因为它和人体生物相关,并不是纯粹的信息技术。这部份包含输出技术和输入技术。输出技术包括视觉、触觉、痛觉、嗅觉、听觉等;输入技术包括摄像头,位置传感器,力量传感器等。这个领域,目前较为成熟的产品是头戴显示器,此前谷歌眼镜也勉强算是其中的一种尝试。facebook开始尝试制造一种智能皮肤,马斯克曾经提出过人脑接口的概念,直接从人体截取生物信号是交互技术的终极发展方向,这有待于生物学的技术突破。

最后是内容应用层,这里才是面向普通用户开放的场所;包括社交、游戏、资讯、办公,购物等场景,目前各类“元宇宙”项目都是以游戏为主,还有各类VR视频、VR+社交、VR+展馆、VR直播等产品,字节跳动刚刚收购了一家VR技术公司,相信大家很快就能看到抖音的VR版本,罗永浩可以转场到这里卖货,同时支持两种模式,这也是“元宇宙”创业的一种方式。

最大的风险并不是技术因素,而是世俗权力的变迁

“元宇宙”最严峻的挑战并不是技术,而是如何解决“元宇宙”中涉及到的法律、伦理、文化等现实性问题。各种标准的制订意味着权力的迁徙,这让很多人感到不安。

Facebook是一个月活人数达29亿的另类国家,居住其间的人没有国家主权的意识,但统治者却拥有绝对的权力。“元宇宙”彰显了扎克伯格渴望建立一个数字帝国的野心。扎克伯格一再将自己塑造成“Facebook国家”的领袖,他很早之前就开始称“用户”为“人民”;宣布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 Libra;扎克伯格还时常谈论治理原则,甚至在考虑组建一个立法机构。最新一轮美国总统选举中,Facebook关闭了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社交帐号,这体现了科技巨头已具备影响政治格局的硬核实力。

在文化层面,元宇宙所强调的极致沉浸式体验,使流戏有可能沦落为“电子毒品”,缺乏自控能力的"Z时代人群“更乐意沉浸于“元宇宙“,加速从现实世界中逃离;如同生物学中的克隆人技术面临的伦理道德、人工智能面临的“智械危机”思考,而对于“未来究竟会怎样”这种灵魂拷问,永远没有人能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过度炒作引发金融乱象

“元宇宙”的迅速破圈, 与'币圈"、"盘圈"、“NFT相关人士”的推波助澜密不可分,他们总是游离于监管之外,催生了很多金融乱象,任何新生事物都会存在监管盲区,也总是会出现金融泡沫。

腾讯以“数字藏品”的名义发布 NFT,人们在抖音上开始销售这种NFT,贴上价格标签后NFT便具备了商品特征,交易价格波动就有了金融属性,最后NFT便成了金融炒作的道具。这类NFT商品绝大多数都不具备文化价值也并不稀缺,但拥有NFT代表你是某种人,或者代表你和“元宇宙”的关系,不得不说装逼是刚需,炒作NFT能赚到钱是更大的刚需。

一位面临资金断裂的传统企业主开始计划启动“元宇宙”创业项目,他用20万聘请专业机构起草“元宇宙”项目白皮书,他向创作团队承诺白皮书仅供海外合规运营使用。所谓的创业项目就是一个游戏换了个皮,然后卖代币或者卖NFT。白皮书突出了通证经济模型,人们可以认购“元宇宙”里的土地房屋,并期待在价格上涨后盈利。创业逻辑也很简单,先找钱再找人,最后慢慢落地,万一成功了呢,这很“元宇宙“。

后话

“元宇宙”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出现,只是现在变得燥热起来。关于是去火星还是去“元宇宙“的分岐也不是今天才刚刚发生,这种争论还会一直持续下去。技术不分好坏,人心才有善恶,很多道理亘古以来都没有改变。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自讲,不学无术,不务正业,只会打打游戏刷刷抖音的人,既便活在“元宇宙”,也不过是换个地方继续打工。
每日金融产品线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