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金融
>
金融资讯
>
投融资

新潮能源:法拍牛散捡漏入场 股权争夺大戏上演

互联网
摘要:
材料显示,陈启航实名举报已获得烟台市公安局牟平分局立案受理,但新潮能源却没有进行信息披露,亦无任何公开回复。

近日,新潮能源发布关于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所持部份股份被司法拍卖的结果公告,公告显示,东营广泽、东营汇广二者所持有总计4.1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6.12%股份被成功拍卖,陈柏霖拍得1.29亿股,张宇拍得1.3亿股,钟革,安忠歌,韩莉莉三者合计拍下1.57亿股。

 

此前,陈柏霖和张宇同样曾参与过上市公司股权竞拍,前者于2021年6月以5955.74万元竞得迪威迅1245.97万股。后者张宇则出手更频繁,2019年12月以5514.68万元竞得吉林森林工业股份有限公司2080万股,2020年8月以7383.76万元竞得*ST海核1960亿股,2020年7月以1.13亿元竞得奥维通信1700万股。

 

新潮能源之所以能够吸引“法拍捡漏牛散”入场,和其所处行业景气度高,业绩向好有关。2022年以来,国际石油价格持续走高,受油气行业上游投资不足、COVID-19疫情反复和地缘政治紧张等多方面因素影响,新潮能源凭借石油、天燃气资源,仅前三季度营收67.46亿元,同比增长101.16%;净利润26.44亿元,同比增长426.14%。业绩靓丽,表现突出,成为各路资本争抢的“香饽饽”。

 

在业绩抢眼的背后,新潮能源还面临着内控及严重的股东间控制权争夺等问题。上市公司股东之间围绕控制权争夺大戏上演,接连出现董事会监事会否决改选提案、“双头”董事会形成等奇葩治理现象,随后还陷入股东质疑管理层提案涉嫌虚构内容等漩涡。如今,法拍牛散捡漏入场,三者相加股份超过6%,必然影响现有股东格局。

 

对于中小投资者来说,最为关注的信披问题上,只有公开透明的信息披露,才能确保良好投资环境。在信披问题上,新潮能源漏洞频出

 

2022年10月25日该上市公司收到山东证监局《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经查明2017年6月27日,新潮能源与广州农商行签订《差额补足协议》,约定为广州农商行、华翔投资与国通信托签订的25亿元信托合同,以及信托贷款合同中的投资本金或收益承担差额补足义务。但上市公司未及时披露,也未在2017年半年报至2020年半年报中披露,证监局拟对新潮能源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100万元罚款。

 

2021年9月,新潮能源还因2017年在恒天中岩与北京兴业投资签订的《回购协议》中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金额6.13亿元,但未及时予以披露,也未在相关的定期报告中披露,构成信息披露重大遗漏而被行政处罚。

 

而最新一则引发关注的戏码是新潮能源原监事会主席陈启航于2021年11月12日向烟台市公安局报案,称新潮能源董事长刘珂、监事兼机要部经理訾晓萌,公司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张宇、董事兼副总经理范啸川、原董事刘斌和原董事齐善杰6名核心高管挪用、侵占公司资金,利用职务便利,将新潮能源投资到哈密合盛源6亿元出资款中的2.2亿元挪用侵占;虚构白酒交易,以关联交易形式虚构侵占公司巨额资产;在广州农商行25亿元贷款案件中,以“暗保”方式帮助骗贷,非法谋取好处费及回扣等。材料显示,陈启航实名举报已获得烟台市公安局牟平分局立案受理,但新潮能源却没有进行信息披露,亦无任何公开回复。

 

关于公司高管被举报进而被立案侦察是否属于信披义务范畴,有律师表示,上市公司管理人员因涉嫌违法违规被有权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且影响其履行职责,属于公司重大事件应该及时披露。如果相关人员只是被公安机关立案,并未被采取强制措施,表明公安机关对立案的罪名尚未搜集到足够的证据,不排除公安机关撤案的可能性,则没有达到必须披露的标准,公司可以不予披露。

 

二级市场上,最近5个交易日,新潮能源的股价却连续下跌,截至12月12日收盘,其股价为2.35元/股,跌幅2.08%,总市值159.81亿元。

 

每日金融产品线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