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每日金融
>
金融资讯
>
新金融

网贷教父周世平:草根创业时代的标本

更新于 2017-08-23 13:50 微信公众号:一本财经 墨菲 欧拉
中国的企业家们,不缺乘风而上、草根崛起的故事,但打江山与守江山,终究还是两种能力。

原标题:红岭创投网贷“大败局”:草根教主周世平的崛起与退场

从草莽股民出身,到成为“南方网贷教父”,周世平是“草根创业时代”的标本。他成功,是因为他踩中了风口,并恰如其分地运用了火热的“网红逻辑”,成为百万投资人追捧的憨厚“老周”。而他的红岭大冒险,却如宿命般,一步步走错,再难转圜,直至黯然退场。

红岭创投的股东莫心源一语道破:“老周不懂互联网,也不太懂金融,他就是股民出身的资本玩家”。当他放弃了“小额分散”的普惠金融核心,当他选择吃银行牙缝里的肉时,就几乎决定了退场命运。

中国的企业家们,不缺乘风而上、草根崛起的故事,但打江山与守江山,终究还是两种能力。

要知道,在中国,审时度势,是企业“活得久”的一条铁律……

01乘风而上

2005年国庆假期,一个37岁的落魄中年,睡在了赣州火车站。身边满是衣衫褴褛的旅客,汗臭味和脚臭味炙烤着他——迈入中年的周世平,正在经历他人生中最煎熬的一夜。

炒股亏损300万,负债几百万,妻子带着女儿离开了他,跟着他一起炒股的72岁老头,也将他告上了法庭。一贫如洗,妻离子散,众叛亲离,大概没有比他更惨的故事了。

他残留的钱,只够买一张前往赣州的火车票,他不得不睡火车站,等第二天朋友借钱给他,才能乘上南下深圳的火车。到深圳后,他用了一年时间炒股,还清了此前所有债务。

除了炒股,周世平还迷上了一种新形式的理财——网贷。周世平自称,自己在国内首个P2P平台拍拍贷上投资了2万元,却遭遇坏账,“钱拿不回来了”。在拍拍贷用户群里,周世平发言:“这种模式是可以改进的,平台通过垫付机制让投资人投得更安心,平台承担更大的责任。”但没人理他。

2008年夏天,在深圳一个18平米的民宅里,迈入40岁不惑的周世平,带着两全职、两兼职,一共4个技术人员,加上担任财务的新婚妻子,一共6个人,赌气般地启动了他人生中最大胆的计划。

他准备自己做一个网贷平台。他陪着技术人员睡了8个月办公室,2009年3月,平台上线。“红岭创投”,这是周世平早就想好的名字。他到深圳的第一个工作是证券公司的销售,对深圳证券交易所旁边的“红岭路”,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感情。而在“拍拍贷”有过坏账经历的他,开创了“平台垫付”模式——出现坏账,由平台来垫付,正如他说的,“平台要承担更大的责任”。

这一度成为周世平获得投资人信任的法宝,却在后期将平台推向深渊。

那是一个什么时代?中国互联网金融只有寥寥几颗种子,将将萌芽。刚出生的红岭创投发展得并不快,2009年,红岭创投交易量不到900万。2010年前,国内P2P网贷公司不超过10家。2012年,网贷行业成交量还不到300亿元。这三年,对于周世平来说,是不温不火的三年,但他万万没想到,时代的洞门,在2013年轰然打开。

2013年,余额宝横空出世,就如行业的春雷,万物瞬间惊醒。

网贷行业就如风口下的猛禽,乘风而上,以迅捷而凶猛的攻势,开启了互联网金融时代。就在这一年,红岭创投成交金额22亿,超过前4年之和。

周世平没有想到,4年前的一个略带赌气的决定,让他踩对时代的鼓点,他就如一个闯入舞台的孩子,欣喜若狂,却舞步凌乱。

02网红时代

有人说,周世平的成功,全来自他的运气,意外地搭上时代的快车。但不可否认,老周的“真人秀”营销逻辑,在浮躁而虚伪的网络世界,吃香无比。

初期,红岭创投的论坛人气不旺,周世平没事就在上面发鸡汤和资讯。妻子也是他发帖利器,时不时周世平就发图配文“一个老男人的婚后生活”——后来他又把与妻子的合照,毫不避讳地以九宫格形式发到微博上高调秀恩爱。自称邻家大叔的“老周”,亲和力超群,投资人甚至可以随意加他微信交流。他有两个微信,一共一万好友。有时候他偷偷删掉一些不说话的网友,就会发现他们去论坛“抱怨”。

周世平才明白,投资人就是想天天看着他的动态,感受到他是个活生生的人,才可放心投资。一直以来的周世平,不像高高在上的企业家,而如草根教主,振臂一呼,投资人簇拥云集。周世平表现得如此真实、平易近人,也不怕曝光自己的缺点和软肋。

“人们对于企业家的印象是理性而冰冷冷的,而老周这样的企业创始人让人感觉真实,活生生,有血有肉,反而更容易产生信任感”,某红岭创投的资深投资人称。这场“真人秀”在2014年达到巅峰,一度让以正资本创始合伙人、红岭创投的股东王正然感觉“不可思议”。2014年8月28日,周世平在红岭创投官网论坛上,发布一则名为“利空来了,慢慢消化吧”的帖子,主动曝出了平台亿元坏账。

但公布坏消息同时,他马上展现出责任感——他依然承诺平台垫付,并且将垫付处理的微信截图公布。但吊诡的是,在媒体轰炸式关注中,“一亿坏账事件”竟然成了一个绝好的广告。零壹财经数据显示,曝出坏账的一个月,红岭创投全月成交额16.71亿元,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王正然简直急死了,他没见过这样的公司创始人,将这么重大的危机公开,而且当时红岭创投正在接触某一线VC,到了融资的关键节点上。某知情人士透露,股东群中曾有人质疑周世平“是否有必要自曝坏账”,周世平却说:“这都是免费广告。”此后,红岭创投就陷入了一个“怪圈狂欢”:自曝巨额逾期坏账、承诺垫付、投资额暴涨。

坏账仿佛昂贵的烟火,放得越多,越有人喝彩,周世平的英雄形象就越高大,“红岭有债必偿”的金字招牌就越闪亮。周世平不懂所谓的“品牌人格化”营销,但在经意和不经意之间,他却意外地成为中国第一个“信用IP”——投资人信任他,追随他,拥有百万拥趸。

如果这个案例是策划或营销公司所为,大概会成为载入营销史册的经典案例。

周世平曾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坏账有8亿,但红岭的品牌值几十亿——只要“周世平”和“红岭”两个词依然绑在一起,这个估值并不夸张。一本财经问周世平:你觉得红岭这么多年,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周世平想了想坚定地说:积累了一批优质的借款人,以及一批优质的投资人。

踩对风口的周世平,靠着“真人秀”营销,一路狂飙,红岭创投曾和蚂蚁金服、陆金所等机构相近,挤进网贷行业排行榜的前四。

这是他得以成功的两大要素,高峰之巅的他如鱼得水,似乎没有不能化解的危机,然而,森然的黑色翅膀也已张开……

03基因缺失

“老周他既非互联网背景,也非金融行业科班出身,在战略规划上过于依赖职业经理人”,很多次,王正然都在反思,巅峰之上的红岭创投,为何会颓势逆不可转。

他总结,红岭创投在网贷上的失败,几乎是必然的——因为老周欠缺了两大基因。

互联网金融的精髓是什么?普惠金融,这是监管部门对互联网金融的定义。小额、分散,服务传统金融机构没有覆盖的群体,而和传统金融的关系,就是“合作而不竞争,补充而不替代,附属而不僭越”。这些都是互联网金融的要素和生存法则。

而周世平带着他的红岭创投,生生走向完全相反的一条路。周世平并不是金融科班出生,他高中毕业后,就去卖了一段时间鱼,后来就跑去炒股——他对金融的理解,大都来自股票。而类似刚性兑付的“垫付模式”,从诞生开始,就是违背金融规律的。当所有的机构都开始刚性兑付,钱就自然流向了收益更高的平台。

这个“金融门外汉”的创举,一度让网贷行业深陷“价格战”泥潭,因此很多平台都难以盈利。所以整个行业,对周世平的评价是“爱恨交集”的——投资人爱他,而行业从业者却恨他,说他“不够专业,坏了规矩”。在2013年之前,周世平尝试做过小微贷款,结果风控做得有些粗犷。在一次采访中,周世平透露,当时只要借款人提交房产证、个人流水等信息,就会把个人额度放大到50万。结果坏账并不少。

对风险永怀敬畏,是金融从业者的底线。

除了金融基因的缺失,老周的互联网基因,实在也不明显。老周喜欢穿鳄鱼Polo衫,配布鞋,装扮、语言风格和行事模式,都像是从上世纪90年代穿越回来的深圳老板。“他没有经历过互联网,他也不懂互联网”,莫心源如此总结。

那时的他,对于当下盛行的“线上风控”和大数据,都不相信,认为只是鼓吹的“技术神话”。他只信银行的风控。他花了3个月时间,挖来了深圳发展银行的53岁高管张宇。为此,他还花了一年的时间,组建了一个40多人的银行高管团。

前员工君逸称:“红岭创投内部更像一个传统银行,气氛正经,流程很长,完全不像互联网公司。”

2013年开始,红岭创投放弃了小额分散的个人贷款,转做大标。有趣的是,周世平走向大标之路,并不是他精心的战略布局,而是意外之棋。周世平后来一直对外解释:“红岭不是刻意要做大标,而是我找到了张宇,他擅长做的就是大标,所以我们做了大标。”而这意外的一步棋,在某种程度上,断送了红岭网贷的未来。

大单模式是不是抢了银行的业务?是不是违背了“补充不替代”原则?

“我们是银行的补充。”周世平认为,“红岭很多大单来自于银行,有瑕疵(的项目),银行做不了,推荐我们做,然后我们通过银行做委贷,一种合作的形式。”

“某种程度上,这就是在捡银行的漏,这必然导致逆向选择”,莫心源称,做银行眼中的残次品,就必须要拥有比银行更强的风控和坏账处置能力。这两点实际是不具备的。“银行有资源,出现坏账可以去法院起诉,一告一个准”,莫心源称,银行拥有多方力量加持,如此强悍的处置能力,怎么可能比?

另一方面,大标这块肉太过肥厚,导致内控变成“死结”。周世平告诉一本财经,凡是大单坏账,内部查下去,“都有问题”,有高管按照标的额2%-3%的比例收受回扣。

红岭创投在过去数年发出的大标,金额在5000万-1.5亿之间,如果按此计算,每一单的回扣,可高达100万至450万。偶尔周世平在审核标的时提出异议,高管们回复他说“这是很专业的事情,你不懂”。

“对部分离职高管,不排除继续追究法律责任的可能性”,周世平说,公安已经从公司内部抓走了人,但巨额的回扣始终像香甜的热血诱惑鲨鱼,“前面在查,后面在贪”。

2015年底,周世平自爆,坏账数字上升到5亿;到2016年,周世平称不良资产有25亿;到了2017年7月,周世平的口径是,不良尚存50亿,其中追不回来的坏账有8亿。

周世平曾经乘风而上,扶摇入云;而如今,他的逆水行舟,就注定了满身伤痕。

当他选择走向“普惠金融”的反面开始,整个网贷行业就用一种“看好戏”的心态,等待老周这个迟暮英雄的落魄退场。

04逆势而为

一年多以来,红岭创投差不多以监管“逆子”的形象存在于行业当中。2016年8月,银监会发布了网贷行业的监管条例。

有接近周世平的业内人士对一本财经戏称,这是“为红岭创投量身定做的”监管规则:单平台个人借款不超过20万元,更重要的是单平台企业借款不得超过100万元。出人意料的是,周世平的反应居然是高调地“逆流而上”。一周之内红岭创投连发两大标:融资5000万和1亿,网贷圈开始流传段子“君让臣死,臣就是不死”。此后,周世平又借道“金交所”,发放“承销标”。结果监管部门下令,禁止了金交所的借道模式。

有些人说,2009年到2013年,是红岭创投的蛰伏期,而2013年到2015年,是他的巅峰期,而2015年之后,就是他的暗黑时代,诸事不顺。逆势而为,就决定了后面所有的劫数。

周世平也尝试过转型,红岭创投搞过金融超市,做过汽车金融,弄过房产金融,最后还倒腾了几把货币基金,甚至保险产品,但都不见起色。此时的周世平,还有回旋余地吗?

“几乎没有,因为当时红岭创投的高层,基本被银行出来的高管把控,而互联网基因的员工,都属于中低层,他们毫无话语权”,莫心源称,除非从上到下大换血——但为人亲和的周世平,是干不出这么血淋淋的事的。

花了八年,周世平承认自己“不懂网贷”。

尽管把周世平划在了互联网金融的举大旗者,其实更多意义上的,他是传统金融的拥戴者,他追崇的,是资本玩家般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周世平对一本财经表示,自己“心比较大”。炒股起家,他经历过起落无常的跌宕人生,在红岭创投的运营中,他也多次展现出豪赌和资本运作的野心。

在回忆中,他最痛苦的时刻是当年股市暴亏,而非曝出的“一亿坏账”。他很清楚,输再多,只要依然有投资人追捧,一切都不是问题。

在做了红岭创投之后,他对股市的热情从未减退,曾经出资一亿成为奥康国际(603001,股吧)四大股东,后又买股票成为中关村(000931,股吧)十大股东。从2010年开始,红岭创投就在试图用“众筹”的方式募资,甚至公开在红岭论坛上刊登“股权融资”的广告。而莫心源就是在论坛上看到广告,而来投资了几万元的。

老周实在对资本运作心心念念,他一直在谋划着红岭创投的上市。他曾宣布收购“三元达”,准备借壳上市。事后又否认。结局是,周世平用自己的资金买入三元达股票,成为第一大股东。在当时监管政策不明朗的氛围中,周世平所作出的一些努力,恐怕都化为泡影。但,资本运作虽是金融的高阶玩法,但互联网金融创业却是另外一回事,需要搭建风控,点滴积累。

一个是翻云覆雨,一个是平地起楼。

红岭至今未能拿到小贷等牌照,甚至连银行存管,2017年周世平还表示“尚未做到”。他解释说,银行觉得红岭创投的不良太多。

2017年,监管的紧逼,自身转型的无力,红岭创投的网贷业务真的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

周世平又一次在论坛上爆料,公开了网贷清盘消息。但老周并未停歇,他的网贷之路结束了,但他即将回归本行——重回私募和投行之中,这次,确实是他擅长的领域了。

“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王正然称,周世平已在股东大会上,给了一个优渥的股东退出方案,一个是按季度定价,短期退出;一个是三年后,远期定价的方式,延后支付。

但大部分股东选择了第二种——时至今日,大家还是愿意相信老周,依然同舟,管他风雨如何?

在中国创业,顺“天时”而为,恐怕是第一生存法则。

对于周世平来说,他倒不是特意选择了“逆势而为”,只是一步走错,步步皆错,再回头,已难再归来。

世间恐怕少了一个轰轰烈烈的网贷教父,但没关系,红岭和憨厚老周,依然在……

相关阅读

红岭创投遭受团伙欺诈事件 已请公安部门介入调查

周世平梳理了红岭创投2016年的发展历程,并主动披露了一起利空事件。

红岭创投周世平:清理队伍会出现一波离职潮

红岭创投腐败案终于有了新消息。

清盘内幕 每日金融独家采访 红岭创投董事长 周世平

7月27日上午,就红岭创投清盘消息,每日金融独家采访了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

网贷重生:良币不再被劣币驱逐

这一年里,网贷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00后CEO被指抄袭 三百人公司竟是QQ群

李昕泽自称,他的公司成立于他初三那年,目前有300多名员工,大多通过网络进行办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