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金融
>
金融资讯
>
宏观

开飞机的团贷网

互联网
摘要:
2019年三月,因为沈巍和唐军两个人,原地踏步的垃圾分类,成为热议的话题。沈巍是位公务员,因坚持“垃圾分类”的理念和行为被当做“怪胎”,从而走上了拾荒的道路。流浪了十来年的沈巍,在今年3月因出口成章、侃侃 ...

2019年三月,因为沈巍和唐军两个人,原地踏步的垃圾分类,成为热议的话题。

沈巍是位公务员,因坚持“垃圾分类”的理念和行为被当做“怪胎”,从而走上了拾荒的道路。流浪了十来年的沈巍,在今年3月因出口成章、侃侃而谈的气质,被人尊称为大师,成为抖音上最火的人。

沈巍攒了十万多块钱,正好是两台“小黄狗”的价格。

小黄狗智能垃圾分类器,是唐军旗下公司小黄狗环保的产品。有七个箱子,一个屏幕。当周边居民把垃圾放进对应箱子后,可以通过APP获得现金返利。

小黄狗可不简单,据说具备了人工智能、人脸识别、大数据、物联网等高科技。令只懂国学的沈大师自愧不如。小黄狗的一小步,是社会文明的一大步。

2018年6月,成立不到一年的小黄狗A轮融资就直接拿到了中植集团10.5亿元的投资,估值60亿元,直接从狗变成了独角兽。

有了钱的小黄狗立刻冲进了股市。或许是因为这里垃圾股比较多。

小黄狗买了上市公司鸿特精密2.74%股权,鸿特精密3亿元收购了远见精密。随后小黄狗承诺将采购鸿特及远见精密50亿元设备,帮助远见精密轻松完成业绩对赌。远见精密也识相地承诺这3亿元,用来购买鸿特科技的股票。

随后小黄狗又承诺购买易事特30亿元设备。订单还没落地,易事特就投资了小黄狗1.5亿元,把估值推上了150亿。此时距离小黄狗成立还不到两年。

一块钱兜兜转转变成了一百块。一份快乐,分享之后变成了多份快乐。

有人吹牛唾沫星掉地上只能砸个坑,有人却是大口径放炮可以打飞机。小黄狗对外承诺了80多亿元的采购,是账面所有资产的8倍、收入的百余倍。

流浪大师沈巍有着对生活的淡定和看穿,小黄狗董事长唐军也有。他接受采访时曾说:

“哪怕是马上要去坐牢,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恐惧。”

3月底,唐军真的进监狱了。但不是被抓,而是从容自首。

果然是言出必行。

1

小黄狗是唐军商业帝国的三分之一,另外两块分别是上市公司派生科技、华南第一网贷团贷网,走上了虚实双轮、投融双驱的模式。

2019年1月,唐军旗下公司花25亿元成为了鸿特科技的大股东,随后改名为派生科技。

鸿特科技从2015年9月起,上涨了十倍,但走势非常不自然,用老股民的话讲叫做有庄控盘。

成为股东不久,唐军就把股份质押给了中融信托。中融信托也隶属于小黄狗投资方中植集团,给一条龙服务一个五星好评点赞。

唐军出事儿后,中融信托回应该笔业务尚未通过公司风控,还没出钱。但没有风控的股民和网贷投资人就惨了。

派生科技毫无疑问地连续跌停。而安全运营6年156天的团贷网,也将面临145亿元兑付危机。

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一个星期之前,唐军的发迹都是一个励志的故事。

大学肄业的唐军,几度起起落落,终于通过资金中介业务积累了千万身家。2012年,广东金融改革创新区获批,而唐军也瞅准时机,创办了团贷网,为老业务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

团贷网起初的发展并不顺利,没有名气业务稀少。直到7月份,唐军魄力地拿出了资产的20%,和史玉柱吃了三个小时的午餐,从而打开了资本圈的大门。

巨人投资入股、地产大佬、营销诗人纷纷前来站台,团贷网迎来了快速发展。

唐军在央视上做了个访谈,《85后金融才俊的五味人生》。身价暴增的他,还被《福布斯》称为“乐于冒险,敢想敢做,天生的创业者”。

成为有钱人的最快途径,就是混进有钱人的圈子。

2

唐军团贷网的失败,似乎是个悲情故事,就像戴威骑不动的ofo、史玉柱盖不起来的巨人大厦。

创业的道路,本来就很难走,充满了坎坷和荆棘。不想走路的唐军,就买了架飞机。

4月2日,东莞警方冻结了团贷网的资产,涉及35套房屋、1架飞机、40辆车。

e租宝的丁宁也买了一架直升机,经常带着高管飞往各地奢侈店,然后一买而空。依靠着14%的高息诱惑,e租宝覆盖百万人群,涉及700多亿资金。

“匹凸匹”老板们通常有三大爱好:飞机、慈善和央视。

唐军曾4100万拍下了支付宝一天的开屏广告,以供爱佑慈善基金帮助孤贫儿童。e租宝则搞了公益系列活动。

为帮助北京推广控烟条例,e租宝编排控烟舞蹈和歌曲,还举办了健康广场舞大赛,深受广场舞大妈们喜爱。高考期间,e租宝专门为学子组织送考专车,为家长提供矿泉水、移动电源等用品。

“匹凸匹”老板们对公益慈善的热情,令某十字会都汗颜。

反正不是自己的钱,花起来不心疼。

广告一定要大气,央视则成了首选。唐军和e租宝的张敏都参加过央视证券资讯的访谈。团贷网刚刚获得了2019年“3·15中国消费市场行业影响力品牌”。

看来新华字典关于影响力的解释,得增加一条“能坑多少人”。

团贷网还请来了王宝强作为代言人。结果,王宝强自己的钱被老婆骗了,粉丝们的钱被代言的产品骗了,真是遇人不淑。

泛亚、e租宝、信和财富等,都曾是央视的贵客。广告整完了还要来一句,广告做得好不如收益嗷嗷高。高大上的信用背书和收益,巴菲特看了也得心动一下。

一则则高额广告是央视的KPI,一个个看了广告来下单的人,则是“匹凸匹”公司的KPI。

而令不少网贷投资人不解的是,昨天台上的小甜甜,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街边的牛夫人。

北京网贷协会前秘书长郭大刚曾怒怼:

“网贷机构上央视,有一个算一个,没好果子!”

3

2009年,胆子太大了的周世平,创办了红岭创投网贷公司,并承诺永久刚性兑付,在网贷行业撕开了口子。

周世平特别喜欢和网贷投资人互动。2014年他主动爆出业务踩雷,需要慢慢消化。结果,红岭创投当月成交额激增至16.71亿元,创下历史最高纪录。

周世平自己掏腰包垫付了投资人的本息,却惹来了反对争议。周世平对此说了一段话:

“你不是投标的人,体会不到投资亏损的痛;因为你就是你,唯恐垫付别人少了你那份;别跟我扯规则,某一天损伤到你本人,会来跟老周讲规则吗?人性的优点和弱点,老周不比你们了解得少。”

良心的老周,眼瞅着要夺得行业第三,却在2017年宣布网贷业务将陆续全部清盘。银行这碗饭并不好吃。

网贷业务有规模、有口碑、有不良资产,就是没有利润。要么跑路,要么亏死。

周世平直言,“网贷行业早期因为门槛太低监管缺失,行业发展问题积重难返”。但他其实也知道,不符合经济规则的刚性兑付,也是催生行业乱象的激素之一。

在过去经济突飞猛进的十几年,风险被增长所掩盖,旧债务被新债务所偿还。钱还钱的游戏,总有玩不下去的一天。

一些上市公司账面显示有数百亿资金,却暴雷还不起几亿元的债券。

有些人看清了这点,索性玩起了诈骗,跑路的时候还不忘记在网站上的嘚瑟一把。有些人相信自己可以逆流而进,但没有风控的金刚钻,哪里揽得了资金的瓷器活。

2016年e租宝暴雷,行业监管随之加大,但随后的3年内依然有一批批网贷暴雷、成功跑路。甚至做网贷公司评分分析的网贷之家也踩了雷。

于是,投资人们只能用自己的资金当做网贷公司的试金石。

董指导表弟学习了巴菲特的“不要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于是把钱投向了五个“匹凸匹”公司。结果,最好的回本40%,最差的回本1%。

他和几个投友到杭州坐了一天,很有效,赔偿立刻翻倍,上升到了2%。回来后他有点兴奋地说,又学了一招,“不要把篮子都放在一辆卡车上”。

看着他若有所悟的样子,我就讲了个猴子的故事。

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村庄,山上都是猴子。一个商人出200元来买猴子,全村的人纷纷出动,所有猴子都到了商人的手里。随后,商人又把价格提高到了600元一只。

来收猴子的那天,商人的助理先过来了,劝说村民们以300元一只买回去,再卖给商人。

村民们拿出了所有资金,买回了猴子。但,商人已经坐着飞机走了。

若干年后,又来了一位商人,要100元买山上的野鸡。村民们又再次出动,再次买回了野鸡,等待商人。

又过了若干年,又有商人来收大葱、土豆……

同样的故事,一次次上演。商人坐着飞机带走了钱,却没有带走村民们的贪婪、欲望。

4

唐军也是穷苦人家出身,11岁那年他曾经独自从四川坐火车到广东爸妈打工的城市。

在车站时,唐军的钱被偷了,但他还是想用剩下的10元钱,给哭哭啼啼的小姑娘买一板娃哈哈。

这个场景、这个心境,在买飞机的时候,唐军可能已经忘了

每日金融产品线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