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每日金融
>
金融资讯
>
宏观

大学生暑假打工:“陷阱”防不胜防 维权困难重重

互联网
摘要:
今年暑假,住在广东省东莞市的大学生孟雨与一家“法务咨询企业”签署了合同书,每天的日常每日任务一定要打过250个-300电话,最少加7个手机微信。这项工作由正式职工任组长带上暑假工进行,常常强制要他们加班加点。 ...

今年暑假,住在广东省东莞市的大学生孟雨与一家“法务咨询企业”签署了合同书,每天的日常每日任务一定要打过250个-300电话,最少加7个手机微信。这项工作由正式职工任组长带上暑假工进行,常常强制要他们加班加点。若暑期工未顺利完成工作中,往往会被领导立即解雇。一边是无尽加班加点,一边是拿不了薪资,签了合同的孟雨现如今进退两难。

每到暑期,一部分在校大学生就可以进入“假期打工季”。通过求职平台、中介广告、亲戚朋友强烈推荐等途径,出自于为家人分摊花销,给自己获得生活费用,有的为了锻练个人能力、尽快认识社会等几种考虑,在这样一个假期挑选打一份暑假工。

但是,在校大学生假期打工被“中介”蒙骗、拿不到工资、被强制加班等不文明现象经常发生。据河南工业大学经济学院和燕山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老师学生在2023年4月发布的一组数据调查报告,在他所调研的是做兼职社区实践活动全国学生们样本中,遭受假期打工被骗在校大学生达到66.2%。

虽然每一年被新闻媒体曝光事件甚多,但是每个的暑期打工被骗案例依然在持续产生。而许多在校大学生社会经验不足,法律维权也面临着很多难点。

“中介”虚假宣传 暑期打工“圈套”束手无策

在广东省,一份基本工资13元-15元、包吃包住、日工作时间12个多小时电子厂工作,是在校大学生刘文的最佳暑期工。但是这个假期,在中介“服务承诺”下,刘文跟她的舍友奔走广州市、深圳市、东莞市各地,最后得到是指基本工资8元-9块的“出现缩水服务承诺”。

在今年的7月,李云在一个招骋App里看到一条信息,写着“厂家直招,13元/钟头,工作稳定包吃包住,做满一个月租车费用”。李云在内心筹算了一下,这个工作可以让其用一个月的时间基本上存够一学期生活费。但刘文心里也是心存疑虑,她通过好朋友多方面探听才得知,在今年的大部分五金厂只有得出11元/钟头薪水。

假前,刘文和舍友跟工厂的责任人沟通交流,问要不要确保提供给招骋App上常说费用。获得责任人毫无疑问的回应后,刘文带上舍友当晚坐顺风车到广州市。

“中介”最完美的宣传虚假宣传通常是当代大学生被骗第一层圈套。

就在那刘文和舍友抵达广州市的第二天,刘文却被告知广州市这里生产厂家早就录满兼职工,而此前沟通交流的所说厂家直招责任人,身份便是一名中介公司。

那位中介公司告知刘文,如今东莞市工厂还招兼职工,可是基本工资降到11元-12元/钟头。“既然来了,总不可能就是这样回家吧?一小时11元我也认了。”刘文和舍友被中介公司带来了东莞市。但是等候他们是指:身份证被扣留,依照8元-9元/小时基本工资清算。

在校大学生假期打工一旦遇到了“中介”,不仅仅是找不着令人满意的做兼职,乃至极有可能深陷第二层圈套——行骗圈套。

在今年的读大二的刘昊在一位中介指引下从业业务员的周末兼职。最初,这名中介公司服务承诺可以提供2500块的无责底薪+500块的业务提成。但在抵达学习培训地址后,刘昊突然发现,这儿的绩效指标基本上难以达到。“打电话时,绝大多数客户基本上不会选购,而中介公司却服务承诺无责底薪,我觉得没有合同做担保人,不可靠。”她们住了一晚就走。第二天,刘昊从别的职工那边得知,这一家空壳公司随后解散。

刘昊根据别人得知:“招聘网站其背后的信息内容全是中介公司公布的,听说拉一个兼职工就可以获得是多少抽成,中介公司对工厂的背调基本没有,圈套更加是束手无策。”以后,这些人不会再挑选找中介探寻暑假工作机遇,只是尽量根据亲戚朋友详细介绍。

欠薪成常态化 暑期打工法律维权举步维艰

从找暑假工起,一些社会经验不足的大学生便陷入中介及部分用人单位“逐层圈套”。不但能被招聘职位里虚报销售话术所蒙蔽,入职时,一部分在校大学生也会被用工单位拖欠工资,甚至要他们无尽加班加点等。

这个假期,江西省某所高校日语专业的同学刘琳赶到一家快递公司“驿栈”,担负快递分拣、代取快递工作。原本定每日从早到晚8点工作中到晚上4点,日薪60元。有时候事务繁忙,老总规定刘琳多多1小时班,却没给独立的加班工资。

辞职前,刘琳向商家了解工资清算难题。老总宣称“未作满20天不给工资”,而入职时老总从没谈及过此“要求”。在联系了劳动争议仲裁等信息后,刘琳数次跟老板沟通交流,最终解决方案是依据施工时间计算花费。

但令刘琳意想不到的是,前几天上施工时间,老总并没有让刘琳打卡签到,结论老总又以此为由,扣减她二天薪水。

在今年的7月,一样在暑假里打工大二学生刘婷来到一家新开烧烤店,在厨房承担刷碗、切土豆丝、整理厨房等相关工作。在刘婷上岗3天之后,当中3位小伙伴们因为工作环境恶劣而选择了辞职。一时间,本应6本人做的工作压到3本人的身上。刘婷负责任的工作范畴从餐厅厨房拓展到前台接待,薪水却没有改变。

上岗第7天,刘婷在备菜时不慎切到手指头。休假未果后,她一气之下回家去了。但当她提出辞职后,老总称之“无故旷工1天,会扣3天薪水”。

这并不是刘婷第一次遭受暑期上当受骗。早就在二年前,她第一次出门做暑假工时,半途无端被开除,临走时老总并没有发放工资。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2修订)》第六十八条要求,非全日制日制用人,是一种以钟头计薪为主导,劳动者同一用人公司一般平均每日工作中时长为4钟头,工作时长总计不得超过24个多小时劳派。除此之外,第六十九条要求,非全日制日制用人双方能够签订口头协议。

第七十二条对费用结算展开了明文规定:非全日制日制用人钟头计薪规范不能低于用人公司所在城市市人民政府要求最低个小时工资待遇。非全日制日制用人劳务报酬清算付款周期时间最多不能超过十五日。

中青网·中青在线记者在调研中发觉,一部分在校大学生在开展周末兼职时遭受做兼职企业扣除工资、强制加班等状况,但是由于在校大学生缺乏法律意识,未向企业签署合同,未约定好实际的岗位职责和薪酬管理制度,会使在校大学生后续法律维权举步维艰。

当心假期打工圈套 认清合同是第一要义

值得关注的是,就算遭受过假期打工被骗的经历,提早签署了合同书,但一些在校大学生依然会面临重重困难,深陷合同上相关条款“谜宫”。

刘昊在开展“外卖送餐员”的周末兼职的时候就栽了跟头。在决定做外卖兼职前,他和小伙伴们长出来了心眼儿,要和中介公司签订合同。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合同书里也“埋下许多炸弹”。

例如,合同条款,租一辆外卖车必须每月交纳599元,若车子有毁坏,乃至标识被撕掉了,也需要给与赔付。但合同上并没提及帽子、小箱子等送外卖的必须品必须购买。

从业“外卖送餐员”工作中一段时间后,刘昊自身掏了很多钱。辞职时由于不满意工作时间,他就需缴纳325块的合同违约金。

据中青网·中青在线媒体采访了解到了,许多学生在找暑假工作或是暑期兼职时,也与企业仅有口头协议,就算签署代理合同,如未认清合同条款,整理清晰工作职责岗位职责,又遭受一个新的不便,在法律维权道路上都是赢面偏少。

中国政法大刑事司法学院副教授职称蔡元培提议,在校大学生在办理暑期工劳动用工合同时,必须在书面形式双方约定最基本的工作时间、工作性质、薪资待遇、办公环境等,确保在薪资待遇发生变化的情形下拨通12345手机或是探寻本地工商管理局、人力社保局,就欠薪或违背合同规定进行投诉。

若在校大学生在合同签订之后发现上当受骗,蔡元培提醒:“中介使用虚假广告的举动上存在诈骗的成份,情节恶劣能够组成违法犯罪。”他建议,在校大学生搜集有关案件线索,碰到这类情况能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

除此之外,对于暑期工上当受骗等其他情形,在校大学生还能够向司法行政机关的法律援助机构寻求法律援助,由律师帮助拟定民事诉状,梳理有关相关证据,向法院起诉递交。

暑假是在校大学生兼职被骗多发期。蔡元培提示学生们,需要警惕高薪职位但工作稳定简单的事情,千万不要相信招聘平台上的内容,要提升防骗意识,及早发现不合理地区,积极主动搜集证据,向有关部门求助,进行法律维权。

(应采访在校大学生规定,刘文、刘昊、刘琳、刘婷、孟雨均是笔名)

(小编:李春晖)
每日金融产品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