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每日金融
>
金融资讯
>
区块链

区块链创业公司解散后,我去美团送外卖了

互联网
摘要:
我仍然坚信区块链会改变世界,仍然期待实现财务自由,赚到一千万

我叫王成勇,我买过EOS代币,加入过区块链创业公司,创办了区块链自媒体,为了梦想不被饿死,现在在美团送外卖。

我仍然坚信区块链会改变世界,仍然期待实现财务自由,赚到一千万,别以为外卖小哥就不能搞区块链,你我都在趋势中,在扶梯上。

你知道么,大学退学之前,我学的专业是软件工程,高三那年,央视有档节目叫创业英雄汇,火得不行,到处都在聊互联网+,后来又有人管它叫互联网泡沫,既是泡沫,映出色彩就是斑斓的,那个东西攫住我了。

读书的时候我没多少自我意识,但高中毕业的时候,未来不模糊了,一下子具体了起来。里头当然有取舍,我没去读师范类专业。我曾想过,去当个老师也不错,我对人、对事有责任心,应该能做好。

我也懂,媒体这行喜欢管人叫老师,但你们叫我王老师,我还是觉得很亲切。我是四川人,23岁,别问哪年高考,忘了,我现在在成都做美团外卖小哥。

说是美团骑手,但又透着暧昧,美团把每块区域的外卖配送承包出去,我们都是跟加盟公司签合同,我们每天裹着一张黄色皮囊,骑车跑来跑去,但你说,我跟那家几百亿美金的上市公司有多大关系?在现代社会人际关系里,金钱关系算是最薄弱的一种关系吧?可我们连金钱关系都算不上,工资也是美团发给加盟公司,公司再发放给骑手。

送外卖有它有趣的地方。派单软件本身是个产品,面向配送员的产品,就像梁宁说的,产品有痛点和痒点,痛点就是外卖员要养家糊口,痒点我猜是产品经理创造出来的。他们把这个送餐设计得像游戏一样,从你接单,到送到顾客手里,很像打一场游戏,软件上有个“已送达”按钮,每当你送一单,划一下,就好像通关一次,感觉很爽;然后它还有骑手单量排行榜,有日榜,也有月榜,除了钱,榜单、排名本身也是驱动力,你总会忍不住地去刷新,查数据,和人竞争。

很多人抱怨外卖员骑车鲁莽,不守交规,但你们不了解,对外卖小哥来说,我们“永远都差1分钟”,这是经济规律,因为送外卖是一个边际效应很明显的例子。

比如我送一单是3公里,要15分钟,但如果在这3公里顺路的基础上,多500米的位置上又有一单,我两单一路顺过去,多花5分钟又把第二单送到,假设再多来一单,再加500米,又多花3分钟就能送到,这是一个边际效应问题,所以说我们永远差1分钟,如果我们能在每一单上节约1分钟下来,又可能多送一单,多挣点钱。

红灯会闯,红灯肯定是会闯的,我们要获得更高的收入,要去平衡的只有两个因素的关系,安全和效率,这个红灯你能不能闯得过去,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我出过几次车祸,都是小事故。有一次另外一个外卖小哥闯红灯,把我给撞了,也不严重,擦破皮,当时是很痛,但冷静后我让对方赔了50块钱,接着送餐去了。还有一次过天桥,天桥旁边有斜道,其实是不允许电动车、自行车通过的,比较危险,我们为了赶时间,经常从上面过,有一次我从那上边推车过去,没控制好刹车,差点冲到另一边的梯子上去。

身边也有同行发生过严重的交通事故,比如救护车直接拉走这种。我当然心里会唏嘘,但你陷入到这个游戏里边,你的时间那么紧迫,你只会想到我要更好地完成这个任务。

即使把餐送到了,也可能会出现状况。我把送餐的过程看作西天取经,妖魔鬼怪只是我的下酒菜。就像唐僧被妖怪抓多了之后,他看前面那座山乌云缠绕,他问,“悟空,那是不是有妖怪啊”。但麻烦都会解决的。跟创业的那帮人有点像。

这个行业离职率很高。我跟身边人的关系更像是战友。说白了,送外卖每时每刻可能都有危险,遇到各种状况,必须互相帮助。我有一次路上车坏了,马上过来一个同事帮我送单子,这种情况很多。

对于我们骑手来说,美团、饿了么、盒马鲜生、闪送这些平台,差异不大。我们不在乎保温箱印谁的LOGO,我们只在乎哪家挣钱多。对于底层人来说,我们只能、只会这么考虑问题,所以我会平衡安全和效率的关系,但不会把交规纳入进来,所以我不在乎给哪个平台送餐,只考虑谁开的价钱高。

当然啦,工作的价值我还是能感受的到。年底的时候,很多产品都在给用户做年度数据,美团派单软件上也有,你今年送了多少单量,服务了多少人次客户,你哪天晚上深夜三点还在送餐,触动我的事很少,可就是那几个数据让我动容,没想到,我已经服务过几千个顾客了。

这些数据的效应之一就是造梦,对我来说,它的感受很复杂,像是沉入到一个美梦里,梦境甚至和人生追求建立了联系。我意识到,我对其他人的贡献被量化了,并且呈现出来一组想像不到的、令人感动的数字,我突然觉得,不如就拿这个数字当作标杆吧,以后不论做什么工作,“服务更多人”,就是选择标准。

我想挣一千万,这是脑海中随意一个数字,但它是我对财务自由的标准。对于其他一些同龄人或同行来说,可能觉得有些异想天开,但我觉得有了这些钱,才能做更多想做的事,那时我应该会买一套房,结婚。这其实是绕了好大一圈才想明白的。

我是大二退的学,当时特别梦幻,买了一张去深圳的火车票,但深圳那边我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当时火车路过广州,我想其实也可以在广州下车,也就是说我坐上的是没有明确目的地的火车。

以前读书的时候,我会想将来一定要做一番事业,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我找了份酒店服务生的工作,这也是我的第一份工作。一个月后我去了富士康,那里我见识了什么是精细流程,每个人都被设定一个相对单一的动作,支持复杂的系统运转,但也仅仅做了六个月。

那时候心态是漂浮的,而且我开始意识到,当你一直在底层的时候,不管换多少份工作,处境其实是没多大变化的。于是我开始注意拓展自己信息获取的渠道,尽可能多地了解这个世界上每天在发生什么。我觉得趋势很重要,而趋势往往伴随着机会。

我记得是通过李笑来了解到比特币,后来我花五千块钱参与了EOS众筹。EOS是最热门的币种之一,一年众筹募集了42亿美元,但后来政府打击ICO(首次代币发行),就退币了。当时区块链还不被众人熟知,我应该是身边人中唯一一个持有数字货币的。

我想看看,底层人民怎么就不能财务自由了?我把挣到人生的第一个千万,作为第一追求。几个月之后,比特币涨了不少,我手里面有一些钱了,就尝试做了一个区块链相关的自媒体。

那段时间整个人都有一点小膨胀,就像发现了一根命运的藤条,让我直接置身另一时空,甚至有些目眩。我曾经只能在公众号里才能看到的名字,那些互联网大咖们,和我一同关注着区块链的走向。这让我感觉,我和这些大佬在认知层面上处于一个平面上。那些五花八门的项目,他们来站台,我依靠自己的判断来挑选。到目前为止,我投资了3个区块链众筹项目。

但很快就到了熊市,资产也缩水了,我便找了一家做区块链的创业公司。但干了没几个月,币价跌的越来越厉害,小公司撑不住,大家就解散了。

在创业公司,人心不齐做事就很难,而且如果没有做一些实实在在有价值的事情,我觉得老板解散公司是他做的最明智的一个决定。

今年经济形势也不好,人总得先养活自己,梦想才不会被饿死。我就说,那做外卖配送吧。这份工作的好处是,它是多劳多得。我先挣钱,然后用挣的钱来投资,等待机会。在区块链世界,市场很重要,有了市场,更能吸引资金和技术。我想长期投资的那种项目,是不停留在底层设计,而是也在做行业应用类的公链,即先商业化,然后反哺公链。

穷人几乎是没有资格上赌桌的。我送外卖半年了,月均收入六七千,多的时候有一万多。我平时基本不休假,通常每天从早十点半到晚十点,都在送货,上个月单量是我们区域第三名,这个月目前是第一名。

我内心还是相信区块链行业会好起来。或许人就是这样,会更愿意相信自己付出过的东西,不过现实中遇到的问题越多,我越坚信区块链对人类社会的作用。

我之前听老员工讲过,为了激励大家过年期间工作,会发放一些奖励,但美团把钱发给加盟商,加盟商却跑路了,最后承诺的奖励没有到账。如果用区块链的方式,就不会有这种风险。

或许区块链还要一次契机,大规模的信任危机会促让大众用脚投票,就像非典助力淘宝电子商务,人们对网购的怀疑,在那次尝试之后被击碎。

我是这么理解知足和安于现状的,前者是有追求,不强求;后者是纯粹没有追求。

我不强求一定会财务自由,如果投资不能让我财务自由,让我干一辈子配送员也可以,我就去做一个优秀的普通人就可以了,但我还是会追求这个东西。甚至在这个过程中,我还有一个逐渐萌生的愿望,我想改造社会。

我受到过很多别人给的恩惠和善意。有时候我的电瓶车停在路边,车灯忘关了,旁边的保洁阿姨会提醒我,让我的车节约电。有一次外面下很大的雨,天气很冷,我在一个商家处等出餐,因为没时间停下来吃饭,我就在那儿啃从外面买的烧饼,店里的一个服务员当时给我舀了碗银耳汤,说干吃烧饼容易噎着。接受的帮助很多,我难以一个个去回报他们,就想回报这个社会。

我觉得社会存在一些不合理的地方,比如说食品安全,每年曝光可能用处没那么大,甚至有些商家可能都习惯了。倒不如鼓励那些做得好的,形成示范效应。我也会去审视,现在社会上的公司做的好还是不好。

你问我对商业的理解,我是有自己理解的,就是把更好的产品或者服务交付给用户。拿美团来说,它是一家成功的公司,也是一家追求效率的公司。但有的外卖商家,它的食物我们小哥看到都很恶心,我就觉得作为平台,美团在产品质量把控上没有下太多功夫。

对我们配送员,它也缺人情味。我是这么理解的,美团更多是把骑手管理作为效率提高的手段,而不是从它系统的角度去提升效率。

效率对他们来说,可能更多是个数学问题,是数学问题就有最优解,配送时间最短能多少,大概每天会有多少骑手发生意外,车祸要耽误整体配送几分钟;如果严重要给家属赔偿多少钱。但对我们骑手来说,安全和用户体验可能是一个哲学问题。

下午站长还在说,从顾客下单,到送达顾客手里,时间绝不能超过55分钟。可你知道,有些单子距离非常远,每到高峰期,我们手里最多会攥着8、9单,那你想想,肯定会超过55分钟。

提升效率其实有很多个环节可以做,比如出餐那些环节,还有一个我自己都能想到,就是转单。

我在这个商家已经取到餐了,甚至已经在半路上了,但如果我附近有更顺路的人,我这一单转给他,他顺路把这个餐拿去送了,效率会更高。如果配送费四块钱,我就只拿一块钱,剩余三块钱我就付给那个兄弟。但是现在的派单系统只有在你接到单子的时候可以转单,如果我们想中途转单,就是靠在多个群里面沟通。

“接地气”这个词也很有意思,在中医中,指“饮食五谷之气”。既如此,若没有一定时间的浸淫,总难真正理解。举两个特别小的例子,我们到商家处取餐,美团要求说“我是美团配送员,来取多少号餐”,但其实我们到店都是直接说“美团多少号”;配送到达的时候,美团要求是说一句“祝您用餐愉快”,我觉得说一句“不客气”要真实得多,因为时间都很紧,我们就是要简单明了快捷。

美团倒不会去核实和惩罚,只是每天早上开早会的时候,都会重复念这个口号。我也能够理解这些领导,他们认为就是,你们属于底层的人,一定要反复跟你讲,你才会明白。

大年三十,天还未黑,我送出第十单后,派单系统关闭。

我前两年都没回家过年。家对每个人的寓意不同,对于我这种在外孑然一身的人来说,家有点像游丝,我活得越体面,才觉得有能力、也有勇气循着游丝回去。

今年春节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忙。平时我每天会有40-50单,以为春节至少会有二十单,但初一只接了十单,下午3点就关闭系统了;初二晚上6点下班;再之后几天订单稍微多了些,干到晚上8点左右。期间下班没什么事情,还去电影院看了两场电影,白天闲暇的时候会在外面晒晒太阳。

春节留下来送外卖的,每个人会有个88元的开工红包,每单配送会涨到16块钱。同伴中,春节回家的有一大半,剩下的有年轻人,也有家里的顶梁柱,都想多挣一点钱。

过年期间有一个朋友来,当时我刚送完餐,黄色工作服没换,还带着头盔,我去接她,想着路上可以多聊聊。结果另一个朋友也去接了,见面后大家聊了几句,他们一起打车先走了。内心或许有一小点失落吧,但送餐冲淡一切。

因为我在底层打拼,我给自己规定就是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游戏、不看电视剧、不谈恋爱、不嫖娼,我觉得这是一些在底层奋斗的男人的一些最低的要求,我不想今后另一半跟我一起过苦日子。

《肖申克的救赎》里,体制化会慢慢改变一个人。我父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工,我之前一直以为他没什么爱好,原来他年轻的时候喜欢游泳、台球,这是我大学期间偶然知道的。我以前也有一些爱好,打羽毛球,弹吉他。现在没多少时间,也没多少心思。我们早班是7:30,我有时去的路上会慢慢踩着车,听听音乐。

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回报社会,有时候自己也会矛盾,不知道是有雄心,亦或就是个不切实际的傻X。

但生活就像巧克力,谁知道呢?

2019 iWorld数字世界博览会-区块链论坛
每日金融产品线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